アズヤ

生まれて、本当に良かったてばよ!!

*鳴生賀
*現pa
*文筆稚嫩致歉
*可能有點流水賬歉
*鳴佐雙向暗戀,但鳴人一直用好朋友的名義和佐助打關係。

  現在在運動場上進行的是最後一項比賽,也就是八百米的賽事。而最為矚目的毫無疑問就是今年的新生之一,金髮藍眸的陽光小帥哥——漩渦鳴人了!

  「賽事已經到達最後兩百米!!噢,各位選手都開始爆發了!不知道最後會是鹿死誰手呢?!」

  伴隨著大會廣播組那帶動氣氛的嘶吼,全場氣氛被帶上了最高點,尖叫、打氣聲充斥場地,場上的選手也一個個再次加速,一馬當先的是剛才介紹過的鳴人,而緊接在後面的,則是以毫不認輸為座右銘的洛克·李。

  只見二人咬緊牙關,一心一意地往前衝——目的只為衝線。他們爭分奪秒地奔跑,爆發到最後一刻,紅色的絲帶就在伸手可及之處,就在此時,在賽道旁傳來一句平靜的話語。

  「喂,吊車尾的,你要是輸了就別和我說話了。」

  聽見這話的人都不約而同地露出一個微妙的笑容,像是了然於心一樣都開口附和,替鳴人加油。

  「是啊是啊——你可得加油嘍!」

  鳴人的耳朵敏銳地將這些話全捕捉了,他不自禁地因為不知所措而紅了耳朵,什、什麼跟什麼啊,我和佐助才不是那種關係呢!

  他腳下一蹬微微傾身便抵到了紅色絲帶——剛剛就比他的對手快了0.01秒。相機的咔嚓聲也很應景地響起,然後下一秒鳴人就被一個金髮男士抱著了。

  「不愧是我的兒子啊…!爸爸真為你驕傲!!」

  金髮男子是這間高中的老師,也是鳴人的父親,根據傳聞是一個開朗樂觀帥氣迷人的好男人,而仰慕(暗戀)他的女學生紛紛表示可惜他結婚了啊!!

  站在他身旁的銀灰發青年尤是無奈地拿著剛剛金髮男子扔給他的相機,等男子激動的心情平復下來後才開口喚了聲。

  「水門老師…你激動歸激動,你還記得全校都看著你們擁抱嗎?」

  「…!對、對哦…抱歉啊鳴人!是爸爸思慮不周了…」

  聞言鳴人趕忙搖頭表示沒關係,恰巧大會宣佈可以收拾東西離開了,他便藉口上去收拾東西,讓水門他們在大門口等他。

  卡卡西哥也真是…幹嘛戳破這麼尷尬的場面嘛我說!

  被鳴人在內心裡抱怨的卡卡西非常配合地打了個噴嚏,並開始疑惑起自己是不是感冒了,好不容易等到了鳴人和佐助,卻發現青梅竹馬的春野櫻不在,一問之下才知道原來櫻家裡有事情要先回去。

  「那也沒有辦法啦…來!我們走吧——」

  水門這麼說完以後就過去拉了他兒子,鳴人就這麼被半推半拉地往家的方向走去,而卡卡西則是和佐助邊走邊討論著學術性問題,該說不愧是兩個學霸嗎?

  從運動場去鳴人的家也不用很久,十來分鐘就到了,當水門按照一個規律——其實就是約好的暗號,按了門鈴後退後了半步,不著痕跡地站到鳴人身後半步,靜悄悄地掏出了一個禮炮。待門一打開,除了壽星本人以外,門前門後的人一齊拉響了禮炮,壽星本人不用說當然是被嚇了一大跳,水門和赤發女性,也就是與他的妻子玖辛奈相視一眼後笑吟吟地一同開口。

  「生日快樂,鳴人。還有,恭喜你得到了八百米的冠軍哦!」

  ——老爸,老媽…謝謝!

  未待鳴人開口,卡卡西又走到了鳴人的身旁,掏出了一套飛鏢放到他懷裡,只聽他輕咳幾聲權當清嗓子後認真地望著鳴人,道。

  「鳴人,生日快樂。恭喜你得到了八百米的冠軍,這是我和帶土還有琳一起買的,希望你會喜歡吧。」

  ——卡卡西哥,帶土哥,琳姐…我真的好開心啊我說!

  「喂,吊車尾的。…生日快樂,喏,姑且給你禮物了,之後別找我要了。」

  ——佐助這傢伙說著不會給我禮物,最後不還是給我了嗎,真是嘴硬啊我說!

  想到這裡,鳴人忍不住咧開嘴笑得很是開懷,拿過佐助的禮物一副好哥兒們的樣子笑著開口。

  「我果然最喜歡佐助啦——不愧是我的好朋友啊我說!」

  「謝啦!老爸,老媽,卡卡西哥,還有佐助!我可開心了我說!」

  謝謝你,老媽,謝謝你明明知道很痛也願意生下我。

  ——能夠誕生在這個世界上,真的太幸福了我說!

【带卡】我会拉住你的手

*卡生贺,原著向
*应该是玻璃糖
*卡视角
*文笔稚嫩致歉,结尾有点匆忙。
*梗是之前看见的「用以下句子开头,写一篇甜文」。

  我还是没有拉住他的手,眼睁睁看着他在我面前离去。

  来不及伸出去的手,来不及说出口的感情,都随着化成灰烬逝去的他而只能被暂时放下。

  带土…为什么,不让我一起呢?

  就算我这么问,他可能也只会像刚才那样说因为我是碍事的人吧。

  我是个没用的人,天才之名也不过是虚假的东西,在没法保护重要的人的时候,我已经只是一个废物了。我没办法拯救带土,没办法保护好琳,现在——也一样没办法帮助自己的学生。

  这样的我,有什么存在的价值啊…?!

  我下意识紧攥着拳头,却蓦然感觉到带土的查克拉而睁大眼睛,然后进入了一个陌生的空间。没想到还能看见带土,也得到了对方的帮助,闻见他“虽然你还没就任,不过还是先给你贺礼吧”的话,抿唇暗暗在内心发誓。

  六代目…吗,我知道了,如果这是你的愿望的话,我会替你实现的——绝对会。

  我抬头看向在空中与辉夜对峙的两个学生,一边警戒着辉夜,一边往樱的方向移动。不出所料,有意外状况发生了,我判断着白色大手移动的方向和落点,同时发动了须佐能乎将樱发女孩救走,重新获得了神威力量的双眸此刻成为了拯救与帮助的力量,我不由得在心中对带土表示感谢。

  谢谢你啊,带土,帮大忙了。
  这份恩情,就等我到那个世界报吧。

  这场大战最终以鸣人和佐助封印了辉夜画上句号,陷入无限月读的人也都苏醒过来了,可算是可喜可贺的结局吧。…只是,我爱的那个人,已经不在了呢。

  之后也顺理成章地被推荐成为第六代火影,只是一直因为担心自己的能力是否足够而推辞着就任仪式,但最后想起了带土的愿望,加上也不得不透过就任第六代而发布一项处分,便还是接任了。

  成为第六代以后我的日子还是那样过——几乎是四点一线的生活。起床以后去了慰灵碑,手抚摸上曾经刻着带土的名字的地方和他叨唠一会,然后去火影楼工作,工作完去一乐吃拉面,最后又回到家。

  日复一日的生活没有改变,直到将火影的位置交给鸣人才出现了点改变,多了去旅行的时间,也多了慢慢观察这个世界的时间。

  虽然已经失去带土的眼睛,无法替他看看现在和平的世界——但我知道,他和琳都在那个世界看着我的。

  不要太早来…吗。

  因为他这句话,我才一直跟自己说要活着。好不容易熬到了生命快要终结之时,我躺在床上,没有理会身旁咋咋呼呼的学生,意识渐渐飘远,在失去意识前好像还听见了樱的哭声和鸣人的呼唤声,嘴唇微微动了动,最后还是没有把那句话说出口。

  我一直以你们为傲哦,鸣人,樱,佐助。

  我终于可以去找你了,带土。
  ——见到他,一定要说出口呢。

  本以为自己这次死了会到了死后世界,怎知道身体居然有知觉,我讶异地睁开了眼睛,映入眼帘的竟是带土的身影,只见他担心地看着自己,见到我醒过来的时候他明显地露出一个惊喜的笑颜,然后一把抱着我了。

  「笨卡卡西你终于醒了!!」

  迷茫地眨眨眼睛,抬手回抱了对方,柔和的笑意于脸上浮现,伴随着耳边带土说的「生日快乐…!」,启唇无声地将告白的话说出。

  我爱你,带土。
  这次,我一定会拉住你的手,不会再眼睁睁看着你死在我面前了。

  「谢谢啊,带土。」

【铁虫 生贺】'Iron Man'

*ooc有
*私设有
*钢铁侠5.29生贺
*大甜饼
* Happy birthday,Mr Stark.

今天是一年一度的大节日——托尼·史塔克的生日,要知道,这可是彼得和史塔克交往后第一次为史塔克庆祝的生日,故此他比在和梅姨过生日要来得紧张几百倍,甚至提早预定了史塔克生日那天的晚上,二人独处,而令人意外的是——

“Mr. Stark居然答应了!”

彼得不自觉地大声惊叫出声,好不容易冷静下来以后,不住地在房间里来回踱步,思考着应该送什么礼物给史塔克先生,应该穿什么衣服过去找他。

Oh my god,Mr Stark喜欢什么来着?甜食吗?

彼得很认真地思考着,却怎么思考都无法决定该送什么,走投无路之下他选择打给哈皮,他掏出手机随意按了几下,当电话接通以后,还未等对方开口,他就开始喋喋不休地告诉对方自己的困扰。

“Hi Happy,抱歉打扰了你,但我现在真的非常困扰,是这样的,史塔克先生今天不是生日吗?可是我不知道应该送什么,我约了他今晚七点,我甚至连穿什么都决定不了,你一定要帮我啊!!”

说完以后彼得紧张地等待着对方的回音,不料对面的居然是不是哈皮,而是一位隶属于复仇者的成员,沉稳的声音昭示了对方的身份。

——美国队长。

“Hi,boy.我觉得你和平时一样那样穿就不错了哦,如果你想的话,给他做一顿饭如何?”

意料之外的声音让彼得不禁愣在原地,消化了一会之后才扬起笑脸回应对方,与对方寒暄一会之后才挂断电话,然后急匆匆地跑去找他的Aunt May求救。

“May——你一定要帮我啊!!我想学怎么做面包…!”

正好在厨房的梅姨听见了非常乐意地教起了小彼得,顺便还调侃了他句是不是交了小女朋友啦,今晚莫不是要去和小女朋友约会,听得彼得满脸通红,连忙摇头否认。

上帝,我可不能告诉May今晚约的是史塔克先生!

在内心决定了绝对要把今晚的事情保密以后,彼得就沉醉在做甜点的乐趣之中,尝试了很多次,他终于成功做出一个钢铁侠形状的面包。对于梅姨关于为什么是钢铁侠的疑问,彼得只是支支吾吾地告诉梅姨是因为约会对象喜欢钢铁侠。

梅姨不可置否地点点头,待彼得换好正装以后送了他出门,和梅姨挥挥手告别以后,彼得疾步走到转角位置,看,史塔克正在那里等着呢。

史塔克在五分钟之前到达这里,去迎接他的睡衣宝宝,当他看见迎面而来的彼得时,除了彼得如阳光般灿烂的笑脸,第一样映入眼帘的就是彼得胸前那条金红色的领带了——那是史塔克送的生日礼物。

史塔克忍不住吞咽了唾沫。天哪,谁能告诉他为什么他的睡衣宝宝看起来是那么的…诱人呢?

当然,彼得是看不出来对方的心情的,他只是高兴地笑着,并过去给了史塔克一个拥抱。然而,他下一秒就被拉进车厢里面与对方交换了一个缠绵的吻,二人交融的呼吸、吐息、唾沫,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的自然,却又甜蜜至极。

等到史塔克终于放开彼得,彼得已经眼神迷离,胸膛起起伏伏地喘着气,嘴唇微微肿起,看起来异常的淫/糜,看得史塔克差点就把他的睡衣宝宝就地正法了,当史塔克还想再给彼得一个亲吻时,却被脸颊仍然红扑扑的彼得阻止了。

彼得眨眨仍有点水光的眼睛,十分不好意思地把一直抓在手里的纸袋递给对方,看见袋子被自己抓得满是皱褶时甚至很不自然地干咳几声。史塔克挑起眉头,问了句能否打开,得到肯定的回答以后随手打开了纸袋,他瞥了眼里头,就再也无法移开视线。

沉默蔓延在两人之间,彼得是羞得无法开口,史塔克则是因为看得入神而忘记开口,到他反应过来才扯开嘴角,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抬手揉揉彼得柔软的头发。

“Thank you, kid.我很喜欢,你是怎么找到这么棒的礼物的?”

“这是我自己做的,祝你生日快乐,Mr Stark.”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害羞,彼得的话比平时少多了,当他还想再说什么时,未出口的话就被史塔克温柔的吻堵住,彼得抬起手,环着史塔克的脖颈回应着这个亲吻,所有的柔情,透过这个亲吻传递给双方。



嘘,我们不要打扰他们了,这可是托尼·史塔克一年一度的生日呢,就让小彼得好好陪陪他吧,现在,让我们静静地在心里祝Tony生日快乐吧。